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2696章 結個善緣
    苦陀僧雙手合十:“施主所言不錯,老衲修禪確實沒有實際用處,僅僅是為了模糊自己的欲念,修治身心、除凈煩惱塵垢,以至修得慧根,念念通達。”

    沈浪正色問道:“敢問前輩,何為慧根?”

    苦陀僧坦然道:“慧根乃天生所得一種佛性,老衲資質愚鈍,只能通過后天修苦禪才能獲得慧根。禪道,以心傳心,不可說,不著文字,意在擺脫虛幻表象而達無相之境。這正是老衲畢生追尋之道。”

    沈浪雙手合十拜道:“聽大師一言,晚輩茅塞頓開。看來每個人心中的道不同,是我愚蠢了。”

    苦陀僧慈眉善目道:“施主不必妄自菲薄,敢問施主心中的道又是如何?”

    沈浪朗聲道:“修真即是道,去者為修,存者為真。晚輩心中的道,即是拋卻陷入世俗中雜念,生老病死,乃至一切對自己產生負面情緒,以及會傷害到自己的東西。而留下自己想要所有一切東西,乃至*力量,展現出超脫自身的真實自我,善也罷,惡也罷。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苦陀僧渾濁的老眼陡然泛起一道異彩,大贊道:“善哉善哉,好一個去者為修,存者為真!若非身懷道心之人,是不會有如此深刻的覺悟。施主雖未慧根,但卻有著灼灼道心,老衲深感佩服!”

    廣場四周的眾修士一片嘩然,不少修士來三寶寺聽禪聽了幾個月了,還是第一次見苦陀圣君如此表揚一個人。

    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神秀似乎也對沈浪的回答頗為贊賞,雙手合十:“阿彌陀佛。”

    苦陀僧沉聲道:“諸位施主,今日的講禪已經結束。老衲近期不會再公開講禪,諸位不必再來三寶寺了。

    全場一片騷動。

    苦陀圣君講禪都講了幾個月了,怎么就突然不講了呢?

    但苦陀僧的話,眾修士也不敢不從,開始散場。

    苦陀僧對著沈浪說道:“如果方便的話,還請這位施主留下,隨老衲去寒居一敘。”

    “嘩!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全場引起了軒然大波,所有修士的目光紛紛匯聚在沈浪身上,各種羨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早就聽說苦陀僧想通過講禪的方式挑選有緣人,難不成這個小子就是挑選出來的有緣人?

    只是說幾句話就變成有緣人了,這也太假了吧!

    沈浪都愣住了,他可不覺得自己幾句話就能讓苦陀圣君欣賞到這種份上,也不知對方葫蘆里究竟賣了什么藥?

    想不通他也懶得想,沈浪能看出來,這苦陀圣君絕非奸邪之輩,他沉聲抱拳道:“承蒙大師看得起晚輩,晚輩叨擾了。”

    “善哉善哉。”

    苦陀僧慈眉善目的點了點頭,他領著沈浪騰空而起,朝著三寶寺的西面飛去。

    神秀和苦陀僧另外一名弟子緊隨其后。

    一陣后,幾人飄身落在了三寶寺后山的一座山林草屋。

    草屋就是由稻草樹枝編織堆扎而成,異常簡陋,簡直可以用寒酸來形容。

    “寒居鄙陋,莫要笑話。”苦陀僧彎腰一拜。

    “大師淡泊。”沈浪也恭恭敬敬的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請。”

    苦陀僧讓沈浪先進了草屋,隨即對身后的兩名弟子囑咐道:“云雀,你留在門外。神秀,你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師父。”神秀應了一聲,跟著沈浪和苦陀僧一起進了草屋。

    草屋內布置異常簡潔,只有正中央的一張草席,甚至連桌椅都沒有。

    兩人就坐在了草席上,神秀候在苦陀僧身后。

    苦陀僧蒼老的雙目微微抬起,淡笑道:“施主的姓名可是沈浪?”

    沈浪心中一凜,滿臉震驚之色,他自認自己沒有暴露身份,以前也從未見過苦陀僧。這苦陀僧竟然能認出自己來,實在讓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神秀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“大師慧眼如炬。”

    沈浪知道自己隱瞞不住了,便解除了妖蝶變神通,變回了原本面貌。

    “沈浪大哥,竟然是你!”

    神秀上前一步,表情十分激動,他一開始還以為師父說的只是個和沈浪同性同名之人,沒想到還真是自己的大哥。

    “神秀義弟,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沈浪頗為尷尬,急忙解釋道:“不是大哥不與你相認,只是大哥有些難言之隱,剛才必須要掩人耳目,還望義弟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神秀雙手合十道:“神秀知曉了,大哥無需愧疚。”

    沈浪點了點頭,忍不住朝著苦陀僧問道:“敢問大師為何知曉我的姓名?”

    “先前方寸山的道陵真人親臨三寶寺時,就告訴過老衲,說沈施主有朝一日會來我三寶寺,如今看來,道陵真人說的一點也不錯。”苦陀僧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張道陵來過三寶寺!”

    沈浪嚇了一跳,趕忙追問道:“苦陀前輩可否告訴我,張道陵是何時來的?”

    苦陀僧沉聲道:“大概是在二十多年前。道陵真人不但來了老衲這里,還去了天雪宮,赤峰塔,天虛觀,甚至去了不周山龍冢。”

    沈浪面色一僵,繼續問道:“苦陀前輩可否告訴晚輩,張道陵為何要去這么多地方,意欲何為?”

    苦陀僧慈眉善目的說道:“沈施主不必緊張,道陵真人來我三寶寺,只是為了傳達一個消息。他言五千年后,上古靈界會遭遇一場大劫難,提前讓我等做好準備,迎接劫難到來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道陵真人提起過你。說沈施主與我三寶寺有緣,日后定來三寶寺一趟,結個善緣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沈浪額頭冒汗,想不到張道陵能提前算到自己來三寶寺?這還真令人不寒而栗!

    不過轉念一想,那張道陵應該知曉自己血靈仙體的弊病,或許也不難料到自己有朝一日回來三寶寺求得佛門心法,解除身體隱患。

    苦陀僧正色道:“老衲修有‘佛門法眼’,能看出沈施主血靈仙體釋放的氣息,故而才能認出沈施主。沈施主體內血脈氣息十分紊亂,可是想來我三寶寺尋求解除之法?”

    沈浪渾身一震,急忙抱拳道:“苦陀前輩料事如神,晚輩來三寶寺的目的正是如此。前輩既然能看出晚輩身體上的毛病,可否為晚輩指一條明路?”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