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2329章 再遇張道陵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沈浪從昏迷中轉醒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,一股清爽的檀香味撲鼻而來,聞之令人神清氣爽,沈浪原本昏昏沉沉的腦袋頓時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此刻,沈浪正躺在一張玉床上,這里似乎是一間臥室,臥室內陳設簡單,除了玉床桌椅,和玉床旁的焚香爐之外,就沒有其他東西了。

    剛一睜開雙眼,幕入眼簾的是一名似曾相識的絕美女子,冰肌玉骨,白裙銀發,月眉星眸,仿若不食人煙火的仙女,氣質高冷素雅。

    見沈浪醒了,銀發女子立即湊上前,原本冰冰冷的臉蛋露出一絲關切之色,問道:“沈浪,你感覺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眼前的絕美女子讓沈浪心中一陣失神,吸引自己的并不是這女子風華絕代的姿容,而是這銀發女子和他腦海中某個難以忘卻的倩影重疊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云云夢仙子?是你!”

    沈浪揉了揉腦袋,還以為自己看到了幻覺。

    柳云夢撇過腦袋,紅著臉哼道:“別叫那個名字了,本姑娘叫柳云夢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是怎么了?你為何會在這里?這里到底是何處?”

    沈浪腦袋有點疼,立即坐直了身體,連番發問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其實早就恢復了,但神魂受損昏迷了多日,肉身沒有大礙,只是精神不佳。

    柳云夢急忙將他扶了起來,輕聲道:“你傷勢剛剛痊愈,不要起身,多多休息,詳情我慢慢跟你說。”

    請大家關注一下山月的公,眾號,wei信,搜索花幽山月即可,有精彩內容和番外篇。

    沈浪努力讓自己激動的情緒平復下來,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柳云夢正色道:“你之前和圣甲蟲族的蟲修激斗,負了重傷,是我師父救了你。這里是方寸山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沈浪雙目睜得滾圓,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,立即從床上蹦了起來。

    柳云夢被沈浪一驚一乍的舉動給嚇到了,俏臉怔然道:“干嘛要這么激動,你不會神魂出什么問題了吧?”

    沈浪猛地搖了搖頭:“我我沒事!云夢姑娘,這里真的是方寸山?”

    柳云夢咬著貝齒,心中頗為不快,輕哼道:“沈浪,雖然我們很久沒面了,但在你心中,本姑娘就如此不讓你信任?”

    沈浪急忙說道:“云夢姑娘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我只是想確定一下,這里真的是方寸山?還有你師父是誰?”

    “這里確實是方寸山無疑,我師父也是你認識的一位前輩,人界的蠻神奚風!是他從那些圣甲蟲族蟲修手中把你救下。”柳云夢美眸流傳,正色說道。

    聽完這些話,沈浪整個人如遭雷擊。

    真是做夢也想不到,蠻神奚風竟然變成了柳云夢的師父,最關鍵的是,這里竟是方寸山,那張道陵豈不是

    就當沈浪這么想之時,一名背負雙斧,身材偉岸的中年修士,和一名手持拂塵,慈眉善目的道袍修士緩步走進了臥房內。

    “張張道陵!”沈浪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奚風沈浪沒能認出來,但那慈眉善目的道袍修士沈浪卻極為熟悉,可不正是當初人界的張道陵!

    張道陵滿頭銀發,卻不顯蒼老,樣貌如青年。他穿著一身道袍,目光深邃,飄然灑脫。

    “沈浪小友,人界一別已經一千多年了。此間相遇,老夫真的是與你有緣。”張道陵手中的拂塵一甩,淡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沈浪表面不動身色,心中卻格外驚悚!

    自己師父云痕子千叮萬囑,讓自己不要踏入人族域內,千萬不要靠近方寸山,更加不要接觸張道陵。

    沒想到,人算不如天算,他還是和張道陵遭遇了!

    云痕子曾言,他,奚風還有自己都在張道陵的算計之中。張道陵詭秘異常,此人不知道活了多少萬年,修有天機卦術,能窺探天機,能預知萬物未來,乃至生死。

    但凡被張道陵盯上的修士,皆是命格不可預測之人。張道陵收過很多親傳弟子,總是有一部分親傳弟子會離奇消失,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特別是那些突破大乘期的親傳弟子,個個猶如人間蒸發,死因不明。云痕子當初告訴沈浪,張道陵之所以活了無數萬年還未飛升,可能是他缺乏某種飛升的條件,所以才盯上那些命格不可預測之輩,企圖吞噬這類修士神魂,達到不可告人的秘密!

    縱然張道陵再怎么恐怖,如今已經遭遇了,沈浪絕不可能現在就撕破臉皮,那是找死的行為。

    “晚輩見過道陵前輩!”沈浪一陣頭皮發麻,但還是不卑不亢的朝著張道陵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云夢拜見道陵老祖!見過師父!”

    柳云夢倒是恭恭敬敬的朝著張道陵和奚風躬身一拜,隨即退到了角落里。奚風微微點頭,隨即目光轉向沈浪,豪爽笑道:“小子你可算是醒了,我和師尊兩人等你很久了。我先介紹一下自己,我就是人界的那個蠻神,大名奚風。哈哈,你身上的圣陽戰氣,可是我傳給你的!”

    “見見過蠻神前輩!”沈浪面色僵硬的抱拳道,額頭冒汗。

    張道陵和顏悅色的說道:“沈浪小友,當初人界分別之時,老夫曾言,我們可以做個忘年之交,不必再以前輩稱呼了,你我以朋友相稱便可。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奚風和柳云夢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道陵老祖身份有多么崇高無需說明,還從未有一名修士能和道陵老祖以朋友相稱,就算是人界相熟,老祖也沒必要對沈浪如此優待了吧?

    “這晚輩不敢。”沈浪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雖然張道陵聲音極為慈祥,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舒適感,但沈浪依舊警惕萬分。

    張道陵似乎知道沈浪在想什么,淡笑道:“沈浪小友,老夫知你心中的疑慮,你大可不必勉強自己。其實這諸多事情,都是誤會,老夫現在便詳細與你解釋。”

    話音一落,奚風對著角落里的柳云夢說道:“云夢,你先退下吧,我與道陵老祖有些事情要和沈浪小子詳談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柳云夢滿腹孤疑,但還是躬身退下了。

    見柳云夢走后,奚風袖袍一卷,整個房間內籠罩著一層白光禁制,隔絕了一切聲音和神識探查。

    沈浪渾身不停的冒汗,呼吸都有些凝重,不知道這張道陵和奚風兩人葫蘆里賣的什么藥。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