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2120章 強力詛咒
    沈浪十分好奇為何云痕子知道中央戊土杏黃旗藏在神女墓中,但眼下這個場合他沒有問出來。

    “寒暄先到這里。三位道友,我們還是來好好談談眼下的事要怎么解決。”玉面童子不急不緩的走進了亭臺。

    話音剛落,玉面童子單手一揮,撐開一面純白色的光罩,籠罩著萬米內的范圍,隔絕一切神識查探。

    法照圣僧雙手合十,率先說道:“神女墓中發生的事,我等尚不完全知曉,不如先讓四位小輩來解釋解釋吧。”

    玉面童子微微點頭,對著身后的玉瑤道:“瑤兒,你來解釋一遍神女墓中到底發生了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這”玉瑤瞥了眼沈浪,表情有些猶豫。

    神女墓的寶藏,她也不知道具體是什么,但是沈浪得到了一件放置在神女墓靈位上的天靈寶,玉瑤擔心自己將這件事說出去,沈浪會變成眾矢之的。

    沈浪看出了玉瑤的難處,正色道:“玉瑤義妹,沒什么好遮遮掩掩的,如實相說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玉瑤微微點頭,她冰雪聰明,覺得這件事如果有所隱瞞,只怕對沈浪更不利,還是老老實實的將事情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她將眾人在神女墓中遭遇的經過全部說了一遍,包括那悟色和尚,極樂大師,還有冥河神女婢女的棺槨,以及牽扯到的諸多事情全部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她也將沈浪見到了冥河神女的事情說了一遍,唯獨沒有說沈浪對冥河神女肉身做出不友好的舉動,這件事玉瑤難以啟齒,似乎也不太想說,索性就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 “神女墓靈位上的天靈寶?”

    玉面童子和法照圣僧臉色微變,目光打量著沈浪,果然發現了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沈浪感覺到玉面童子和法照圣僧兩位大能尖銳的目光,不禁渾身發寒,感覺自己身上的一切都被窺視無余。

    就連性子極度陰郁沉悶,默不作聲的懾天邪君,也忍不住多看了沈浪幾眼。

    法照圣僧驚嘆道:“云痕道友,你還真是深藏不漏啊,收了個如此高徒。嘖嘖,你這徒兒身上竟同時有三件天靈寶,當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!”

    云痕子站出來笑道:“道友說笑了,小徒所得天靈寶,全憑他自己的能力和機緣取得,和我可沒有半點關系。不過,小徒在神女墓中得到的這件天靈寶是我讓他去取的。正是五色神旗中的中央戊土杏黃旗,此寶對小徒有大用處,還望諸位高抬貴手。”

    法照圣僧搖頭道:“云痕道友說笑了,既是你徒兒取得,那自然歸他所有,我等怎么可能有異議。何況四位小輩已經義結金蘭,我們這些做長輩豈能為一件天靈寶爭執,那樣也太丟人了。”

    玉面童子高聲笑道:“哈哈哈,云痕道友,看來是玉某錯了,想不到你這徒兒還有繼承你衣缽潛力。能從神女墓中取走這件東西,真虧你這徒兒能辦得到。”

    從剛才開始一直默不作聲的懾天邪君也悶聲說了一句:“哼,此子,比我的廢物兒子強!”

    云痕子笑而不語,心中倒是十分歡喜。沈浪表現的如此驚艷,云痕子也算臉上有光。

    聽著懾天邪君稱呼自己是廢物,邪影面色有點難堪,同時心中也受到了極大的激勵,暗暗發誓要盡快跟上沈浪的腳步。

    白薇圣女挽著玉瑤的手,淡然道:“咱們還是談談正事,小女剛才說的已經差不多了,想必事情的經過諸位都已經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四名小輩殺了那么多南淵修士的傳人,想必會惹來一些麻煩,我們這些做父母長輩的,還是盡量聯合起來,克服這些壓力。諸位沒什么異議吧?”

    法照圣僧雙手合十道:“阿彌陀佛,自當如此!”

    懾天邪君負手而立,并無言語,算是默認了。

    云痕子正色道:“小徒殺的修士最多,我這個做師父的自然要擔責。既然神女墓的寶藏和那極樂大師有關,云某這就去將這極樂大師擒來,即刻帶到諸位道友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,此事就拜托云痕道友了。我等大乘修士對合體期小輩出手,確實也不合適。”玉面童子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云某去去就回,不會耽誤諸位太多時間。”

    云痕子神色淡然的說了一句,隨即喊上了沈浪:“沈浪徒兒,你隨我一同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沈浪立即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想到可以看見自己師父出手,他心情還有些激動。

    云痕子走出了白色光罩外,負手而立,周身涌出重重疊疊的萬千白色劍影,都看不清虛實。

    倏然間,云痕子身前的空間就被劍影撕開一道白色裂縫,不緊不慢的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沈浪心神震撼,他還沒看清云痕子是怎么出手的,眼前就多了一道空間裂縫,這手段簡直令人難以想象!

    見云痕子走進了空間裂縫中,沈浪也急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進入空間裂縫中,沈浪感受到了一股龐大的傳送之力籠罩在周身,頃刻間就被傳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玉面童子對著懾天邪君和法照圣僧道:“兩位道友就在這里稍等片刻,玉某先去幫小女治療一下隱疾。”

    “瑤兒,你跟我過來。”

    喚了一聲玉瑤,玉面童子朝著前方不遠處閣樓內走去。

    玉瑤深吸一口氣,立即跟上了玉面童子。

    白薇圣女心中頗為擔憂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進入了閣樓大廳內,玉瑤端坐在軟榻上,臉上的白色面具被白薇圣女取了下來。

    看著自己女兒面目全非,臉蛋上布滿了猙獰可怖的疤痕和皺紋,臉上的皮膚猶如枯樹皮一樣,玉面童子和白薇圣女兩人心中皆是一顫。

    他們對自己的女兒極為了解,可想而知這千年來,玉瑤承受著多大的心里痛苦。

    玉面童子面色凝重,右手涌出一道白光,朝著玉瑤面部按了過去。

    倏然間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股黑色的閃電繚繞在玉瑤面部,將玉面童子涌出白光的右手給彈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玉面童子穩住身形,右手溢出一絲絲黑氣。

    “哼,如此強力的詛咒倒是少見,那邪靈的魂力本源怕是已經到了大乘期的水準!”玉面童子砸了砸嘴,臉色變得有些難看。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